二八杠揭秘手法视频|金杯娱乐二八杠
當前位置:首頁 > 學習宣傳 > 人物春秋 > 革命英烈 > 正文
  • 血沃中華——記犧牲在臺灣的傳奇英雄吳石
  • 2014-09-30 來源:福州日報 作者:鄭立
  •     今天是第一個國家烈士公祭日,特以此文介紹吳石事跡,緬懷先烈,銘記歷史。
    黎明時分 臥底臺灣
      1949年8月16日清晨,在福州的上空,即將赴任國防部中將參謀次長的吳石透過軍用飛機的玻璃窗面對逐漸渺遠的福州市景,深深沉陷在告別家園的復雜情緒中。但此時,他心里更裝著沉甸甸的絕密使命——潛伏臺灣,進行策反、情報工作。吳石及其家眷搭乘的軍用飛機在福州上空盤旋一周后徑直駛向目的地——臺灣。次日,福州解放。而吳石這一去再也沒能回來,他將自己的最后一滴血灑在了臺灣。
      吳石一踏上臺灣土地,就與之前來臺等待他的摯友、福州老鄉何遂(國民政府立法院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中共地下黨員何嘉會合,以攜帶家人游山玩水為名進行密商,對工作進行安排。中共地下組織原本打算委托何遂以其灰色身份作掩護,留在臺灣為黨工作。但5月上海解放,上海市軍管會組成人員名單對外公布,何遂的三兒子何康(上海軍管會農林處處長)的身份被曝光,這使何家人失去了在臺灣繼續工作的基礎。鑒于這種情況,組織急令他們撤出。隨著何遂一家人的安全撤離,吳石實際上中斷了與大陸中共地下組織的聯系。海峽一水之隔,他完全可以切斷與中共組織的聯系,享受高官厚祿。如果要繼續為共產黨工作,就必須跟組織建立更緊密的秘密聯系,那無疑是極大的冒險,吳石恰恰作出了這樣的選擇。9月中旬的一天,他毅然決然從臺灣只身飛赴香港,主動與地下黨接上關系。經何嘉聯系,由何嘉陪同吳石到港島牛奶公司與中共上海局干部余秉熹見面,他們單獨做了長談。10月初,吳石再次來到香港與中共華東局臺灣工作委員會駐港負責人萬景光密談。萬景光明確表示:解放臺灣只是時間問題,我黨急需來自臺灣的軍事情報,并會盡快派人去臺配合他工作。
      回臺后,經精心運作,吳石情報組秘密情報工作進展迅速。正如江南在《蔣經國傳》中所言:“吳石在臺灣的特工工作,遍及東南長官公署、保定司令部和空軍部隊。”由于中共聯絡員尚未派出,吳石只得三次派人攜情報到香港。這樣做,雖然接上已經中斷的秘密情報線,但極易被察覺,隨時都有暴露的危險。應萬景光的要求,中共華東局社會部經慎重考慮,選派在香港工作的中共黨員朱楓(原名朱諶之)以探親為掩護赴臺,作為與吳石聯絡的交通員。1949年12月初,朱楓與吳石接上關系,短短的一個多月時間,吳石與朱楓接頭七八次,從臺灣送出許多重要情報,對我黨及時了解對手的情況起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絕密潛伏 屢建奇功
      循著一份份情報的線索,我們赫然發現,吳石是我渡江戰役及之后國民黨核心軍事情報的重要提供者,為全國解放作出了特殊的貢獻。
      1949年3月間,吳石親自從南京乘火車趕到上海,把國民黨“國防部長江江防兵力部署圖”、“國防部全國軍備部署圖”、“京滬杭軍事部署”等一組絕密情報親手交給何康。其中一張圖是國民黨軍隊的“長江江防兵力部署圖”,圖上標明的部隊番號竟細致到團。圖紙后經何康輾轉遞交到第三野戰軍。上海解放不久后,軍地干部集會見面時,時任三野參謀長的張震將軍知道何康是上海地下黨的同志,高興地對他說:“渡江戰役前,我們收到了上海地下黨送來的情報,了解了國民黨長江江防兵力部署的情況,這對渡江作戰幫助很大。”
      5月中旬后,吳石赴福州,出任福州綏靖公署副主任。中共中央社會部派出重要干部謝筱逎與其聯絡,協助情報收集,他們向中共提供了蔣介石在京、滬、杭解放后的“全國作戰部署”,特別是臺灣及東南的部署和國民黨軍隊的軍事動向情報等。其中“全國作戰部署”是國民黨高層少數人知道的高級機密。
      7月,吳石專程從福州抵達香港,將國民黨軍委會編制的兩份絕密情報交給中共香港工委饒彰風。兩份都是國民黨軍委會編制的長達幾十頁的絕密材料,其中一份是國民黨部隊留存西北各地的部隊番號、駐軍地點、部隊長姓名、現有人數和配備、準備整編的計劃等,為我軍追殲國民黨殘敵提供了重要的依據。另一份是國民黨部隊在長江以南,川、滇、湘、粵、閩各省的部隊建制和兵力等,為川、滇、湘、黔、粵、閩六省的解放提供了具體的參考。
    抗戰高參 決勝千里
      1936年,吳石晉級陸軍少將。抗戰爆發前后,吳石作為軍界公認的“日本通”進入參謀本部第二組擔任副組長、代組長兼第一處處長,負責對日作戰的情報工作,組織編撰了有關日本軍隊“作戰之判斷”“海空軍總動員”“兵力番號編制”,以及主要將領介紹的《參二室藍本》。這些剛出爐時未引起重視,“八·一三”上海抗戰的事實證明,日本侵略軍的兵力組合、攻擊指向,大多如《參二室藍本》所判斷。此時連夜翻印,供不應求,彌補了國民黨軍對日軍事情報儲備的不足。
      上海、南京淪陷后,大本營移至武漢,第二組改為軍令部第二廳,吳石任廳長兼第一處處長。武漢戰役期間,蔣介石每周都召見他,咨詢日軍動態,成為抗戰最高統帥的智囊。
      1940年抗戰進入相持階段,吳石擔任第四戰區中將參謀長。他是聞名中外的第三次長沙會戰、昆侖關戰役等重大戰役作戰計劃的制定者。抗戰勝利后,吳石作為有突出貢獻的將領,于1945年10月10日被國民政府授予“忠勤勛章”。一掬丹心 天地可鑒
      吳石在臺灣的潛伏工作進行順利,卻因中共臺灣工委的暴露而終止。
      從1949年底開始,中共臺灣工委遭敵嚴重破壞。1950年1月29日深夜,中共臺灣工委書記蔡孝乾被捕。這位地下組織負責人犯下致命的錯誤,他的公事包里的記事本上有許多名單,其中有一名“吳次長”。盡管此后蔡孝乾脫逃,無法對證,但有著靈敏嗅覺的保密局依此研判,將懷疑目標鎖定在國防部中將參謀次長吳石身上。隨后又從一張吳石為地下黨人劉桂麟辦的“特別通行證”查到蛛絲馬跡,一層層追查下去,由此,吳石暴露。吳石當時雖然只是中將軍銜,卻貴為參謀次長。對如此的重要人物,保密局自然頗多忌憚,只得“先取證據,再辦吳石”。經嚴密偵查,一張無形的大網向吳石兇猛撲來。3月1日深夜,吳石在官邸被捕。
      吳石在獄中遭受了非人的摧殘,始終忠貞不屈。和吳石相處一個多月的獄友劉建修回憶:“在他臉上,我看不出什么表情。他也沒有明顯憂愁的樣子,可以說是相當鎮定。”
      面對吳石這條大魚,國民黨保密局自然不會放過。二處處長葉翔之親自出馬審訊,酷刑導致吳石的一只眼睛失明。
      國民黨當局從辦案中知悉重要軍情已流向大陸后驚呼:“要不是因為臺灣共黨組織的破壞……吳石將是中共兵不血刃而解放臺灣的功臣!”
      1950年6月10日下午4時30分,在臺北馬場町,兩粒子彈穿透年僅57歲的吳石中將的胸膛,將他的心臟拱出,一片丹心,天地可鑒。
      “天意茫茫未可窺,悠悠世事更難知。平生殫力唯忠善,如此收場亦太悲。五十七年一夢中,聲名志業總成空。憑將一掬丹心在,泉下差堪對我翁。”他的親人、好友多年后讀到這首赴死前急就的壯懷激烈的詩章,淚如雨下。
      國之殤!民之殤!
    河岳英靈 魂兮歸來
      共和國始終沒有忘記吳石這位無名英雄。
      1950年初夏,吳石情報組主要干部殉難的消息傳到北京,政務院總理周恩來親自下令主管部門調查案情和犧牲人員的狀況,妥善處理。
      1991年12月10日,原國務院副秘書長、中共中央調查部部長羅青長在燕山飯店親自接見了吳石將軍在大陸的子女,轉達老上級周恩來總理的托咐。
      1992年,突破重重困難,吳石的骨灰由臺灣運回大陸。1994年,在國家有關方面的幫助下,在北京香山公墓修建了用漢白玉雕琢的“吳石將軍墓”。吳石終于歸來!4月,國家安全部舉行悼念儀式,部領導致悼詞,指出:“吳石將軍為中國人民的革命事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今天我們在這里舉行骨灰安放儀式,了卻了我們多年的心愿。我們相信烈士的精神,將不斷激勵我們為實現祖國統一大業,振興中華而努力奮斗!”之后,國家授予吳石情報組的聶曦、王正均、林志森等革命烈士稱號。
      吳石,人如其名,他像一塊巨石,堅硬、厚重、潔凈。他用生命與忠誠,筑就無名豐碑。
      吳石烈士,永垂不朽!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中共福建省委黨史研究和地方志編纂辦公室、各設區市、平潭綜合實驗區黨史部門,技術支持:東南網
聯系電話:87874966 郵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黨史微信號

二八杠揭秘手法视频 北京pk10下载 腾讯分分彩软件app免费 老时时彩走势图 时时彩一天玩一把能稳赚吗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软件 澳洲三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pt电子游戏放水规律 宝宝时时彩计划软件 重庆老时时彩开奖软件 幸运飞艇单期神计划